洛水-夜色沉沉欲染衣

修身而克己,叶落不惊秋

    从第一次翻开《全职高手》起,已经过去五六年;离我最近一次看完全文,也已经过去八天。曾经的阅读印象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渐渐消磨,除了记得我喜欢叶修这件事以外,我甚至都忘了我为什么喜欢他。而在这一次完全可以说是全新的阅读体验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却是我在叶修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副本纪录的竞争告一段落后,唐柔看见叶修没有继续竞争副本纪录的意思忍不住跑来问他为什么,他于是回答:“因为和他们竞争副本纪录,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目的啊!想想你游戏是为了什么。”唐柔发起了怔,她的好胜心让她在副本纪录的争夺中迷失了。其实何止是她,就连我这个读者也迷失了——在和霸气雄图的第二次约战中,看到霸图这边来了三个职业选手,我还兴致勃勃地猜想这次叶修会用什么方法破局,上次刚好是黄少天撞上来,那这次要怎样才能赢呢?然而叶修始终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提升角色实力,重返职业联盟,向最终的荣耀发起冲刺。而竞争副本纪录,那不过是达成这个目标的方法之一而已。一种方法受阻,那就再换一种,何必和各大工会死磕?可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样的清醒和坚持,又有多少人能够像他这样始终保有呢?
    再一次受到触动,却是在叶修初入神之领域受到三大工会追杀时,陈果不忿自己被追杀者无视,跳出来一个大招结果自己被杀装备爆出,当时我就忍不住抱怨:没有以一敌众的本事就别跳出来找死好吗!可是接下来我却看到,叶修发现了陈果因为武器被爆而伤心,他停下了逃跑的脚步,转而和追兵周旋,准备帮陈果爆回武器——他是大神,无论是在书里还是在书外,他都是所有人心中不折不扣的大神,可他从没把自己看得比别人高人一等。后文所说“他可是联盟最顶尖的职业大神,但是连嘉世俱乐部扫地的都自豪地说他和叶秋打过比赛。”绝不是空话。他追求胜利,但他更享受游戏,他并不认为自己享受游戏的心情和普通玩家有什么不一样。与他相比,我似乎过于习惯将人——尤其是书中的角色分为三六九等了,我的目光绝大多数都只追随着主角,对于拖主角后腿的、挡主角路的,我向来十分痛恨——而这,也正是我以前对于周泽楷甚至整个轮回战队都十分敌视的原因。而在这一次受到触动之后,我才真正开始正视陈果,我才发现她从粉丝到战队老板的成长有多么不容易。她没有技术,没有财力,没有管理战队的经验,但她从没有放弃过努力。“有一分热,便要尽力发两分甚至三分的光”,有这样一位粉丝兼战队老板,谁能说不是叶修的幸运呢?
    而最让我感慨不已的,还得说是叶修对嘉世的态度。按照一般爽文的套路,在挑战赛力克嘉世之后,面对这个用阴谋逼迫自己退役的老东家,总应该狠狠打脸,才能一扫昔日怨气。事实上,每次嘉世仗着叶修不露面净发布一些有利于自己而抹黑叶修的言论时,我都暗自期待着真相揭开嘉世被万众唾骂的那一刻。然而叶修从没想过要报复回去。之所以会有挑战赛决赛你死我活的局面,不过是因为嘉世自己不争气沦落到了挑战赛而晋级者只能有一个。他从没想过报复,他只是认真追逐着每一场胜利。甚至可以说,他从没有因为被嘉世扫地出门而心生怨恨,他对于嘉世唯一的负面情绪,或许只有他们竟然放任自己沦落到挑战赛的失望——我想,我低估了他对于嘉世的感情。由于一开篇我就接收到了“嘉世阴谋赶走功臣”这样的讯息,我竟然从没有深思过,他带领嘉世取得了三连冠,他和嘉世在第四赛季决赛中痛失冠军,他在第五六七直至上半个第八赛季的漫长时光中逐渐感受到与俱乐部、与队友、甚至是与联盟之间因为过度商业化而带来的越来越深的裂痕,他对于嘉世,怎么可能会是乐于打脸的心情?那是他一手建立的王朝啊。“我相信嘉世不会因此倒下,嘉世会拥有光辉的未来。”他不再是嘉世的队长,可是新的嘉世,就在他的真挚话语中重生!
    这一次重新阅读的经历,不禁让我想起了唐太宗那句经典的“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从一个书中角色的身上映照出自身的缺点——或许,是因为他的形象已经太过真实,真实得好像在某个我所不知道的宇宙,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研究着对手的资料,他即将拿下冠军,他即将建立王朝!

流月城太重了,抱不动T^T@

虽然我连椅子都没有,也要来个大祭司怒砸钢琴~~(这钢琴好像是我弟同学送他的音乐盒)

花盆里长出一个阮妹妹~~

我的古剑

算一算,目前为止已入古一标准版*1,美术集*1,古二数字版*1,标准版*1(已送基友),手柄版*2,豪华版*1,攻略集*1,音乐集标准版*1(已送基友),音乐集珍藏版*1,美术集标准版*1,阮妹蛋*1(准备送基友);将要入古一攻略集和企划集,遐想一下海外版,周年版是想都不要想了orz……我这是对古剑是真爱呢还是对基友是真爱呢……